博客网 >

安好的结局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大家都还好,没有太过汹涌的眼泪。

朋朋不在,我才刚刚发现在团里我的淑女形象是怎么树立起来的——因为有朋朋在时,我永远不用说话。大家的印象是我俩一动一静相得益彰,可实际是默契有加,而她的反应又永远比我快一步。所以凌朦特别诧异的说饽饽今天有点反常的时候,我也诧异了一下。呵呵,似乎每个不会见我单独一人的人都会诧异一下吧。忽然就觉得有一点儿悲伤:四年,其实说学校怎么好专业怎么强都是枉然,真正值得骄傲、值得记住、分别时也特别难舍的,就是那几个人而已。不知以后如果和朋朋分别,会是什么样子。有人在遗憾话剧团还是不能像专业团体一样激发起大家的戏剧热情,可我倒是觉得,戏剧只是一个载体,我们的生活和内心感受才是最难得的,这也是话剧团吸引人的地方所在。

又是一个毕业的季节。《老妇还乡》时还不太觉得呢,那会儿站在台上谢幕,看着师兄师姐哭成一坨,只是觉得伤感。可今年的感受便如电光火石,虽然短暂,却明显而强烈。也是一个大二的人了——确切的说,是将要大三的人了啊。明年站在台上的,便是宇博啊宋宋啊凌朦,还有idol啊小白啊梁哥,再过一年,便是我自己,是朋朋是小四是木木,再过一年,就无法预料生活会变什么样子了——不过是眨眼的功夫。刚哥刘捷凡帆、扬姐飔姐……我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他们是会离开的!《悟空传》,这辈子第一次为话剧和舞台而忙碌,就是和唐僧师徒、玉帝王母、小白龙阿瑶这些人一起的,随后的《老妇》、《孟丽君》……我从来就没想过原来仅仅这么几部戏之后,他们就要走了?不是吧?我还以为这条路才刚开头,我们有一天还会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手挽手的谢幕呢……怎么觉得时间这么不真实呢?

前途未卜。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硕姐一样强,人大一呆十年,从话剧团的低谷到辉煌全能如数家珍。出国的、保研的、工作的,这还都是比较稳定明确的,还有考研而不得的、尚在待业的……我也从来没想过原来话剧青春是会结束的,会最终融入到世俗的生活里去,像一朵泡沫一样漂失在海里——原来没有永远的闲云野鹤对酒当歌

还能说什么呢?从双福园回来的时候天已破晓,知行楼下抱抱凡帆。他要去英国了,万里之遥不知道今生还有几次相见,不过最终没有说珍重没有说再见,我只想天涯海角不诉离伤。也好,借一点他欧洲的运气给我,也许两年后我就能去北欧,哪天顺路去伦敦看他呢!这么想着,原本要流出的泪就变成嘴角的微笑了。凡帆对我和跳跳要乖乖的。嗯,乖乖的,不哭,不喝酒,不说丧气的话,不做忧伤的人。

我为02级听疯了《离歌》,而和我一起天亮说晚安的是05级的跳跳小太阳,呵呵,他们也许永远都不知道,此刻的他们在我心里有多么明净无瑕。在那些美丽的眼神里,我看见自己的影子。

<< 花叶逐鱼 / 最后一...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饽饽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